登录|注册

首页|新闻资讯|百姓健康系列|健康生活|医疗服务|交流互动

全球第二例艾滋患者被治愈,攻克艾滋病还有多远?
2020-03-16        来源:网易健康        作者:

        3月10日,英国研究团队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论文,称继世界上首个被成功治愈的艾滋患者之后,又有一名艾滋患者被同样的疗法,即移植突变的造血干细胞治愈。

        图片来源:Lancet HIV

        相信很多人会有疑问: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类打破了艾滋病的魔咒?这种治愈方法能被更多的人复制使用吗?

        先来看,这两位患者是怎么治愈的

        艾滋病毒主要侵犯人体的免疫系统,着重侵害的对象是CD4+T淋巴细胞。与新冠病毒相似,艾滋病毒也需要一个侵入人体细胞的辅助受体——CCR5(可理解为打开细胞大门的钥匙)。倘若人体中没有这把“钥匙”,艾滋病毒也就不会像渣男一样,榨干了这个细胞,又光鲜亮丽的去寻找下一个新欢。

DESC

        巧的是,世界上第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例,就与CCR5有关。

        他叫蒂莫西·雷·布朗,同时患有白血病和艾滋病。2007年,布朗在德国柏林接受白血病骨髓移植治疗后,体内的艾滋病毒也被消灭了。在治疗白血病时,布朗首先接受了放射治疗以杀死癌细胞和在骨髓中产生癌细胞的干细胞,然后接受了来自健康捐赠者的骨髓的移植手术,用以产生新的血细胞。

        这位骨髓捐献者携带CCR5-Δ32的基因突变,导致CCR5缺失。科学家分析,可能正是由于布朗在接受骨髓移植后,也有了这一宝贵的基因突变,使得新生的免疫细胞没有了能够与病毒相结合的蛋白质受体。病毒失去了侵入细胞的“钥匙”来增殖自己,最终被人体彻底清除掉了。

        至此,布朗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也被称为“柏林病人”。很遗憾的是,类似“柏林病人”的治愈病例,没有再出现过。

        再一次给艾滋病人带来希望的,就是一年前著名学术期刊《自然》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一位被称为“伦敦患者“的HIV感染者,在接受治疗淋巴瘤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疗法之后,HIV感染进入持续缓解,即使停止服用抗病毒药物,在随后的18个月里也没有发现HIV复发的迹象。

        直到前几天,作者将一年前发表于《自然》的“伦敦患者”在CCR5-Δ32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病情评估从“长期缓解(remission)”改为“治愈(cure)”。

        无独有偶,这位“伦敦患者”与“柏林病人”有着很多的相似点。一是他们同被艾滋病和癌症缠身,“伦敦患者”患有霍奇金淋巴瘤,“柏林病人”患有白血病;二是都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三是愿意捐献骨髓的人必须携带 CCR5-Δ32的基因突变,即对艾滋病毒有抵抗力。

        这种种“巧合”,才出现了世界上第二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人们常说,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那么,以上三个条件在治愈过程中分别占多少比重呢?咱们逐一来分析。

        艾滋病毒感染者更容易患癌症

        艾滋病起源于非洲,后由移民带入美国,不久之后,艾滋病迅速蔓延到世界各大洲。1985年,一位到中国旅游的外籍青年患病入住北京协和医院后很快死亡,后被证实死于艾滋病,这也是中国第一次发现艾滋病。艾滋病之所以会置人于死地,就是因为艾滋病毒会使人的免疫功能失衡。

DESC

        健康人的免疫功能平衡,身体里面的肿瘤、癌变细胞能够及时地被发现、清除,保持我们健康。但对于艾滋病毒感染者来说,由于他的免疫功能下降,细胞容易突变,特别是癌变,免疫系统无法控制,所以艾滋病毒感染者比健康人更容易产生肿瘤。据一项调查显示,40%以上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容易患恶性肿瘤,癌症逐渐成为艾滋患者的主要死因。那么,是否这些身患艾滋和癌症的病人都能做干细胞移植手术呢?

        干细胞移植手术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对于柏林和伦敦的这两个治愈病例,我们可以说是找到了治疗艾滋病的靶点,但要想普及到更多人,依然是困难重重。

        一是干细胞移植的安全性问题。病人在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之前,要进行强度很大的化疗,清空原有的骨髓造血系统。这意味着,此时患者的免疫功能几乎是零,就容易发生各种感染。即便能坚持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之后也可能会出现强烈的排斥、感染等现象,甚至造成死亡。

        二是干细胞移植的应用有局限性。同种异体干细胞移植需要配型,并且仅限用于合并血液系统肿瘤(各类白血病、多发性骨髓瘤以及恶性淋巴瘤)患者。前面我们提到,两位被治愈的患者都是患有血液系统肿瘤,他们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初衷是为了治疗血液病。还比较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了合适的配型。但是,这真的也很难。

        自带CCR5-Δ32基因突变的幸运儿太少

        人体中共有2万多个基因,基因是由碱基组成的。人体有30亿个碱基对(一半来自于你爸,一半来自于你妈),每一个基因都是由ATCG四种碱基排列组成,由于生物体本身的复杂性,所以基因的长度并不统一,各有差异。

        在CCR5基因中,如果缺少基因编码区的32个碱基,CCR5基因就不能正常编码蛋白,也就成了所谓的CCR5-Δ32突变。然而,只有来自于父母的纯合的CCR5-Δ32突变,才能对抗艾滋病毒。但是,携带 CCR5-Δ32的基因突变的人太少了。据相关研究统计,目前只有约1%的高加索人(主要是欧洲人)有这种纯合的CCR5-Δ32基因突变。找到这种“幸运儿”,并且人家还愿意捐献骨髓,难道有多大可想而知吧。

        据世界卫生组织官网显示,到2018年底,全球约有3790万人在遭受艾滋病的折磨,这其中还包括很多无辜的孩子。人类要想彻底攻克艾滋病,依然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 Zhang Z,Fu J,Xu X,etal.Safety and immunological responses to human

        Mesenchymal stem cell therapy in difficult-to-treat HIV-1-infected patients[J].Aids,2013,27(8):1283-1293.

        [2] 焦艳梅,杨鸿鸽,王福生.艾滋病功能性治愈研究的进展及挑战[J].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7,23(1):92-93.

        [3] 菲琳.双重CCR5基因突变可预防HIV性传播[J].国外医学情报,1997,(22):16.

        [4] 百度百科-柏林病人

  • 相关阅读
  • 文章

  • 视频

  • 音频

  • 问答

  • 调查

  • 报纸

  • 杂志